<th id="icon6j"><code id="icon6j"></code></th><em id="icon6j"><span id="icon6j"></span><form id="icon6j"></form><center id="icon6j"></center><noscript id="icon6j"></noscript><dl id="icon6j"></dl></em><optgroup id="icon6j"><dir id="icon6j"></dir><dfn id="icon6j"></dfn><font id="icon6j"></font><dir id="icon6j"></dir></optgroup><center id="icon6j"><optgroup id="icon6j"></optgroup><kbd id="icon6j"></kbd><select id="icon6j"></select><noscript id="icon6j"></noscript></center><dfn id="icon6j"><code id="icon6j"></code><th id="icon6j"></th><legend id="icon6j"></legend><ul id="icon6j"></ul></dfn>
              <style id="icon6j"><address id="icon6j"><em id="icon6j"></em><noscript id="icon6j"></noscript></address><table id="icon6j"><abbr id="icon6j"></abbr><th id="icon6j"></th></table><thead id="icon6j"><font id="icon6j"></font><i id="icon6j"></i></thead><li id="icon6j"><noscript id="icon6j"></noscript></li></style><tbody id="icon6j"><acronym id="icon6j"><bdo id="icon6j"></bdo></acronym><tr id="icon6j"><style id="icon6j"></style><dl id="icon6j"></dl><strike id="icon6j"></strike></tr><bdo id="icon6j"><bdo id="icon6j"></bdo><b id="icon6j"></b><code id="icon6j"></code><form id="icon6j"></form></bdo><font id="icon6j"><ol id="icon6j"></ol><thead id="icon6j"></thead><small id="icon6j"></small><tr id="icon6j"></tr></font><tt id="icon6j"><abbr id="icon6j"></abbr><div id="icon6j"></div></tt></tbody><style id="icon6j"><form id="icon6j"><label id="icon6j"></label><select id="icon6j"></select></form><optgroup id="icon6j"><acronym id="icon6j"></acronym><strong id="icon6j"></strong></optgroup><bdo id="icon6j"><button id="icon6j"></button></bdo><address id="icon6j"><del id="icon6j"></del></address></style>
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lmrgau"><acronym id="lmrgau"><ol id="lmrgau"></ol></acronym><i id="lmrgau"><small id="lmrgau"></small><noframes id="lmrgau">
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xia20s"><noscript id="xia20s"></noscript><u id="xia20s"></u><dd id="xia20s"></dd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code id="xia20s"></code><abbr id="xia20s"></abbr><abbr id="xia20s"></abbr><strike id="xia20s"></strike><dfn id="xia20s"></df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現金******公司/詩人·明月·黃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:牛摩網摩托車品牌大全 2020年01月18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現金******公司官網【a5805.com】 是全網最誠信,口碑最好的彩票平台!提款速度最快,定位膽賠率高達9.999 極力爲您提供注冊、登陸、下載、測速等服務.現金******公司祝您玩的愉快開心!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旬父親打死48歲啃老兒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本是靈魂,反映出一部戲的基本風格和藝術思想。劇作家是建築師,掌控著劇本情節和角色命運。劇本和劇作家在一部戲中的作用,不言而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一部戲的最終成型,不僅依賴于劇作家,還需要導演、演員以及幕後工作人員的通力合作。這就像打仗,既要有人負責指揮戰役,也要有人沖鋒陷陣,還要有人爲前線提供糧食彈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本就像作戰計劃,決定一場戰役的打法。但怎麽打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打贏這場仗。無論是劇本還是作戰計劃,最終都要上“戰場”接受考驗。作戰計劃根據實戰需要可能進行調整,劇本在表演或拍攝過程中,也難免需要修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本修改誰說了算呢?這就要看導演、編劇和演員,誰在決定著這部戲的命運。換句話說,要看誰是這部戲的總指揮。在國內,一般采取的是“導演中心制”,導演在一部戲中擁有最大話語權。因此,導演對是否修改劇本、怎麽改,擁有最高決定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具體來講,劇作家拿出劇本後,導演可根據劇情等需要對劇本進行修改。劇作家當然也可提出不同意見,但不能輕易否決。在表演過程中,演員也可根據藝術表達需要對台詞進行適當改動,不過應經過導演或劇作家認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國外實行“編劇中心制”的模式下,編劇可根據需要挑選導演和演員,實際上成爲一部戲的總指揮。因此,導演和演員往往不敢挑戰編劇的權威地位,包括劇本修改問題。此外,也有一些劇作是爲大腕明星量身打造,實行“演員中心制”即主角制。在這種情況下,主角的話語權自然也就水漲船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不管是什麽模式,只要基于拍攝或表演的需要,都可對劇本進行相應修改。表演藝術家認爲演員是在演戲,不是念劇本。這是對的。如果演員只會照本宣科,一部戲就可能喪失獨特的藝術風格。劇作家認爲演員隨意改動台詞,可能違背創作原意。這句話也沒錯。這裏並未否認演員改動台詞的權利,只是反對“隨意改動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無論誰擁有更大話語權,從尊重藝術規律的角度,還是要有話好好說,對于劇本怎麽修改,大家不妨坐下來好好談一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東坡的明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浪淘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谪居黃城中,把盞臨風,牽黃擎蒼歎英雄。昔日汴河風光處,履履難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敗任西東,此恨無窮,爲了豪情誰與同?一蓑煙雨平生任,踏雪飛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首詞是現金******公司特意寫給貶谪之後的蘇轼的,東坡的一生極盡坎坷:愛情的曲折,仕途的偃蹇,政治旋渦的掙紮,滿腹冤屈的難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他充滿希望的家人,和他共曆劫難的友人,受他關愛的世人,無一不期望他能才顯四方,官運亨通,濟世爲民。但是,東坡知道,命運不濟,仕途的黑暗之門永遠容不下這樣一個生性放達的蘇東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他將功名利祿換了“竹杖芒鞋”,他在缺月挂疏桐之夜,唱“大江東去”,感“人生到處之何似,恰似飛鴻踏雪泥”淡泊,他不爲“蠅頭微利,蝸角虛名”觸動,只願“滄海寄余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認識自我的蘇東坡,從政治的窄門中從容地走出來,他雖與衆人所望有悖,卻讓我們看穿了一個豪放,淡泊,豁達,開明的蘇大學士——一代文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認識自我就是東坡的明月,照耀他走進了東去的曆史長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易安的黃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樓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素月寄孤舟,只影隨水流,家園破,一盞殘酒。酒淡怎敵晚風疾,梧桐雨,點點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來獨登樓,恨字鎖眉頭,黃花瘦,雁聲斷秋,一溪落花漫汀洲,流離苦,幾時休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首詞是我填給曆盡漂泊的李清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滿腹感傷的奇女子,國破之淒,喪夫之痛,改適之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六歲嫁給趙家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希望她是一個生活富裕,幸福美滿,相夫教子的好妻子。但是,世事的變幻,戰亂的離苦,易安雖尋尋覓覓自己的幸福,卻總被黑暗的氣息壓得淒淒慘慘,在亂世中爭渡、爭渡,到頭來也曾失歸路,雙溪上的扁舟載起了青春年少,卻載不動滿腔愁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易安揮灑愁悶,舍掉了手中易逝的黃花,看透了滄桑變幻的她,在雁字歸時,勤修《金石錄》,在梧桐冷雨之夜,考撰《漱玉詞》,重新認識自我,易安在黑暗中點亮了一盞孤燈,蹒跚的走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認識自現金******公司就是易安的黃花,隨風而逝,哀而不傷,愁苦之中蘊含著辛勤和美麗,它的顔色雖與世人心中的顔色不同,卻總能顯出奇異的光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本是靈魂,反映出一部戲的基本風格和藝術思想。劇作家是建築師,掌控著劇本情節和角色命運。劇本和劇作家在一部戲中的作用,不言而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一部戲的最終成型,不僅依賴于劇作家,還需要導演、演員以及幕後工作人員的通力合作。這就像打仗,既要有人負責指揮戰役,也要有人沖鋒陷陣,還要有人爲前線提供糧食彈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本就像作戰計劃,決定一場戰役的打法。但怎麽打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打贏這場仗。無論是劇本還是作戰計劃,最終都要上“戰場”接受考驗。作戰計劃根據實戰需要可能進行調整,劇本在表演或拍攝過程中,也難免需要修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本修改誰說了算呢?這就要看導演、編劇和演員,誰在決定著這部戲的命運。換句話說,要看誰是這部戲的總指揮。在國內,一般采取的是“導演中心制”,導演在一部戲中擁有最大話語權。因此,導演對是否修改劇本、怎麽改,擁有最高決定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具體來講,劇作家拿出劇本後,導演可根據劇情等需要對劇本進行修改。劇作家當然也可提出不同意見,但不能輕易否決。在表演過程中,演員也可根據藝術表達需要對台詞進行適當改動,不過應經過導演或劇作家認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國外實行“編劇中心制”的模式下,編劇可根據需要挑選導演和演員,實際上成爲一部戲的總指揮。因此,導演和演員往往不敢挑戰編劇的權威地位,包括劇本修改問題。此外,也有一些劇作是爲大腕明星量身打造,實行“演員中心制”即主角制。在這種情況下,主角的話語權自然也就水漲船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不管是什麽模式,只要基于拍攝或表演的需要,都可對劇本進行相應修改。表演藝術家認爲演員是在演戲,不是念劇本。這是對的。如果演員只會照本宣科,一部戲就可能喪失獨特的藝術風格。劇作家認爲演員隨意改動台詞,可能違背創作原意。這句話也沒錯。這裏並未否認演員改動台詞的權利,只是反對“隨意改動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無論誰擁有更大話語權,從尊重藝術規律的角度,還是要有話好好說,對于劇本怎麽修改,大家不妨坐下來好好談一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東坡的明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浪淘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谪居黃城中,把盞臨風,牽黃擎蒼歎英雄。昔日汴河風光處,履履難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敗任西東,此恨無窮,爲了豪情誰與同?一蓑煙雨平生任,踏雪飛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首詞是現金******公司特意寫給貶谪之後的蘇轼的,東坡的一生極盡坎坷:愛情的曲折,仕途的偃蹇,政治旋渦的掙紮,滿腹冤屈的難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他充滿希望的家人,和他共曆劫難的友人,受他關愛的世人,無一不期望他能才顯四方,官運亨通,濟世爲民。但是,東坡知道,命運不濟,仕途的黑暗之門永遠容不下這樣一個生性放達的蘇東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他將功名利祿換了“竹杖芒鞋”,他在缺月挂疏桐之夜,唱“大江東去”,感“人生到處之何似,恰似飛鴻踏雪泥”淡泊,他不爲“蠅頭微利,蝸角虛名”觸動,只願“滄海寄余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認識自我的蘇東坡,從政治的窄門中從容地走出來,他雖與衆人所望有悖,卻讓我們看穿了一個豪放,淡泊,豁達,開明的蘇大學士——一代文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認識自我就是東坡的明月,照耀他走進了東去的曆史長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易安的黃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樓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素月寄孤舟,只影隨水流,家園破,一盞殘酒。酒淡怎敵晚風疾,梧桐雨,點點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來獨登樓,恨字鎖眉頭,黃花瘦,雁聲斷秋,一溪落花漫汀洲,流離苦,幾時休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首詞是我填給曆盡漂泊的李清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滿腹感傷的奇女子,國破之淒,喪夫之痛,改適之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六歲嫁給趙家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希望她是一個生活富裕,幸福美滿,相夫教子的好妻子。但是,世事的變幻,戰亂的離苦,易安雖尋尋覓覓自己的幸福,卻總被黑暗的氣息壓得淒淒慘慘,在亂世中爭渡、爭渡,到頭來也曾失歸路,雙溪上的扁舟載起了青春年少,卻載不動滿腔愁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易安揮灑愁悶,舍掉了手中易逝的黃花,看透了滄桑變幻的她,在雁字歸時,勤修《金石錄》,在梧桐冷雨之夜,考撰《漱玉詞》,重新認識自我,易安在黑暗中點亮了一盞孤燈,蹒跚的走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認識自現金******公司就是易安的黃花,隨風而逝,哀而不傷,愁苦之中蘊含著辛勤和美麗,它的顔色雖與世人心中的顔色不同,卻總能顯出奇異的光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